萧戟

你只是为我的过失承受不该有的代价

pwp)办公室

pwp)夜凌云x你

来自凌晨的小破车。

巨ooc,涉及口,自x。
小学生文笔及词汇量常用他与你两字。
描述平淡。

背景…现代。

能接受就来吧!

假装有条分割线

车走評論,崩了請及時告訴我

两千字我尽力了…
肾疼,不行睡了睡了

Winter Mission

*一次任务 又名:如何逃出剧院。
*时间线位于队二被Steve认出回去被洗脑后任务。
*万年口巴口即视角

被断绝后路。
在午夜一间被世人唾弃后废弃积尘般剧院中。队友躺在突然亮起灯圈里睁大双眼。他方才因紧张或者恐惧弄得胸前大幅抖动,现在却变得停止。但我依旧不能停止他们在四处寻找藏在后台表演架高处想方设法逃走的人。轻声向前移动发出细微咯吱声立刻掏出绳子系紧刀柄上另一只手握住绳子空余那边朝敌人相反方向扔出小刀,且刀没于木柱。在希望绳子能够长、刀扎得够劲时只身跳起拉住绳降落在远处木桩上发出一记闷声。顿时引起周围人警惕纷纷举起手电筒四处照射,却未有任何发现。贴近身后墙面,脚踝似乎碰到些许东西发出吱啦开门声,像是有个常年失修的暗道。无数光束往这边涌来。
操!应该看一下黄历再出门任务。
拔下刚随手镶入墙壁的小刀要想从密道逃出,自己却阻止动作从口袋里掏出铁球向门里用力扔去转身向未有光照之地甩出刀赶紧轻步远离,在他们铁定认为后台还有人时,停在二楼露台看向正门。指尖间隙露出匕首快而深没入并未关紧的大门中,拉紧即达极限的软绳冲门前飞去。爆炸般“嘣”声霎时间夺得在场人目光,后背正巧摔于阶梯惹起自身肋骨发出哀嚎,转身却不能忍住疼痛。嗓音破唇吐出惨痛呻吟。
招谁惹谁了。
扶着旁座椅勉强蹲住绊倒一位握手电光束却未寻到我的人。绊倒声引领他们快速前进。铁臂抓住他衣领往舞台方向狠狠一扔,脚步声纷纷停止,杂乱光线都照射在那人身体上。忍住身体疼痛,不管身后情形快速冲出剧院,奇怪是外边并没有想象中那样有人看守。闪入无名巷子坐于地板大口喘气。突然感觉缺少某样东西,少了像往常般凯旋归来的步伐与联络耳机里传报喜讯冰冷电子音。
不甘心。
脱下里边衬衫撕成布条缠在肋处。打算回去继续完成任务。借用住宿区墙壁上水管爬上屋顶以便靠近废弃剧院,正抓住一旁管子缓慢下滑,因为角度问题以至无法看清地面情形。故意踹掉屋上几片砖瓦以此引得雷打般枪声,这群人像是不怕警察来这抓。定睛迅速攥紧冷管定住身子跑去屋子无人看守另一边。忆起剧院内暗门急忙检查地板。瞅见并捡起地上刻有特殊印记的小球之余四处寻找暗门。在角落窄道中有扇和墙面相色的木门却被锁住。从兜里拽出铁丝折个小弯伸进锁里撬开。再次轻推木门展现出是铺满厚尘矮小通道。趴下身子也不管有多脏便向剧院深处爬去,顺带用脚把上门。期间在想起正门无人拦住的时候,开始犯起刺客本不该做的事——分神。
为什么几个头号危险悬赏目标会对微不足道的头目做起保护?
愈想愈不对劲当回过神来,决定调头放弃任务时候发现已身在二楼某个巨大包房中准备开门任务。密道里也传来窸窣人声,早已没有退路。关房间所有灯不待眼睛适应就悄然开门前进。眼睛未适应便摸索墙壁缓步行动甚至将脚轻微晃动防止触发机关从而丧命。抽起身上最后一把刀往舞台帘子顶部扔去刀碰到金属发出叮当响声。划破的帘子直坠地板。利刀引起周围看守人注意查明情况。在没有发现任何情况下,几个人简单交谈后站在靠近帘子看守。台上再也看不到拿尽所有武器的队友的踪影。胜率硬生生被压低。折回刚才房间,通道里的人出来了。手电光束四处波及。趁他转身之际捂住嘴习惯性掏小刀却未有任何东西。暗自在心中骂队员的同时用胳膊围着他脖子轻轻踮起脚待他反应完全失去后松开抢过耳麦戴住。从二楼梯子上悄然滑落至一楼,被帘子遮住的后台里。压低声线装作重伤模样嗓门对着耳机发出声音后掐掉话麦。
"I caught a man in the background.Come here to  help me,I'm hurt."
帘布微动进来两人往两边走举着手电四处寻找。冲刺压制声音跑向任意一人背后捂住嘴扶着头往旁狠狠扭动便没了生息。抽走身上所以装备那人耳机掉在地上发出刺耳声,另人听到动静向这边跑来帘外人也有冲进来迹象。耳机里传来对“1925”这个数字的讨论,管不了这么多迅速捡起地上小刀奔向人刀尖瞬没入脖颈左右划动,便头首异离。外边人对于两人联络切断感到不对头跑入后台给帘子留下一道带光裂缝。在原地跺脚发出声响瞬间就有无数件针筒砸来即使反应再快也躲不过所有,拔掉身上针管,藏在桌底对着自身手臂狠心咬下一大块痕迹试图保持清醒。在桌子搁上手电对准缝隙打开引来在后台人注意过来查询,快速抓起一旁不知哪来的钉子陷入那几人颈动脉中,悄然拍拍手动作却忽然顿住。
该死,应该让那几人说点什么。
帘子外应是聚集不少人了,手探向从未触过背袋希望能掏出有用东西。盯着手中带铁丝的铁球眸子里才闪过一丝邪念,趴下伸长身子尽可能靠近帘子。有进入帘子人发现踪迹纷纷缓慢靠过来用枪射击,勉强用铁臂阻挡子弹不免有几发镶入身躯。尽力忽视困意外边人开始进来拔出铁丝把住力量以防用力过度铁球滚出舞台后转身向远处跑去。巨响四方遍及,余波震于藏身之处无从躲藏被用力撞在后面墙壁。全身疼痛蔓延倒是清除些许困意。闷哼下强行唤醒身体趁大部分人还没醒向阶梯于右台转角处的杂物间走去,手握于门把处但后脑被人抵着枪口闭眼缓慢蹲下两臂举起手心向后,感觉那人枪口轻微移动想摆正手心时握住枪口于枪身侧头将此往外推。那人反应过来开枪手心似乎破开手套多出一块硬物,将手捂住衣服防止血液掉落抢过枪用枪柄往人太阳穴砸去,便躺在地上一脚蓄力踩于脖颈间顺带扭动。闪入杂物间扶门颤抖上锁。在懊恼自己蠢到不用左手挡枪时皱眉抄起旁架子上生锈夹眉镊拨开死肉咬紧手电忍住哼声,两腿夹住右臂止住颤抖取出子弹将肋处布条解下包扎手依次取出身上能看见受伤地方子弹。失血过多困意逐渐袭来眼皮不知觉变得沉重即要睡着时某处有一人细微说笑声依稀传来冲淡睡意,声更像是从墙间析出阒然前行寻找音源。声音最大处有扇密码们想起之前他们对“1925”数字讨论带着碰运气心态输密码。细微开锁声像是从天而降的大礼包。推开一道缝隙瞅见里边定时炸弹和一位意志要与外边人同归于尽的中年人,脸面与任务上目标相似。面罩后边面瘫许久颜面终是挂起嘴角。
一举两得。
特地敲两下门话语声即刻停止门被推开藏在后面。男人出来小心翼翼,悄然离门跟在身后手臂缠住脖子捂住嘴枪口抵于人下颚连拉带拽拖入暗室关门调好炸弹爆炸时间,在衣领折处放个话麦推到最外门口留下一个“自己看着办”的眼神看他出去后藏进暗室。成败在此一举。清晰交谈声于耳中此起彼伏,那人在述说我已离开这个假象后旁人似乎更加紧张起来要求去检查他之前藏身之处。
这个蠢货。
无情按下按钮爆炸声再次传开来几分钟内耳机里再无响声却有的是警车阵阵警报笛鸣。举起枪挨墙远去杂物间瞅见地上横七竖八生死不明躯体发现没有那几位头号身影时打消正门逃离的方法。跑回二层,警方也巧破门而入四处张望,包房内密道尽头似乎只有一人把守,也好过正门不尽子弹。
这该死的剧院竟然没有后门。
正打算对门前把守人进行偷袭时,脚蹬地声响偏大了些,被外边人听到把人扯出并来一个过肩摔在地。刀也因此摔出。疼痛得不想再动弹仿佛有千万只轮胎碾过,拳头顺着迎面破风声往颜面砸来,不得不忍痛翻动起身,向对方膝盖用力踢移于后背猛砸他。让他躺趴平面上。脚踩于背弯下身子撤掉他面罩,指尖穿过茂密发丝扯紧头向后拉他微转头恰好瞧见侧颜对上蓝眸,像是与零碎记忆中那对湛蓝双眼相似。头疼起来以致放轻力道被趁机砸晕压制,双手被绑于后颈跪坐在地。清醒时面前人摆弄面罩有着要被摘下的危险。向后倾抽出腿不加思考本能瞪远面前人。踩起地上匕首试图接住却被男子使劲往后拽,导致刀插入土地。男子送来一记蛮力拳,闪身高举手迎接。被迫承受手上伤口裂开和往后退,鲜血顺手臂直流甚至四处飞溅。握紧对方拳头后扯。男子措不及防往前倾下意识分开大腿往前行。逼于无奈下往后斜借力从对方胯下滑走,奔去小刀那去。将绳放刀前割开。顺带扣紧面罩,拔起匕首眼睛眯成危险弧度,手攥紧刀暴起青筋。向金发蓝眸高大男士迈去。愤怒之际挥动左臂拳头被盾阻挡便扔起刀倾左闪远离盾,接刀往目标手腕割却被躲过只在手臂上破开衣物留下轻痕。被身后哒哒脚步声警醒,还未反应就被突如其来的子弹弄个措手不及,铁臂阻挡跳起身子去干掉开枪众人。这时盾飞来砸中肋骨处只能在空中狼狈摔下。盾回到他手里,周围人也停止射击。试图爬起却被伤痛再次狠狠压下,靠左臂支撑抬头对蓝眸人愤愤瞪住。
我他妈管你是谁。记清你的脸就不得好死。
勉强撑起蹲起攒足劲像百米冲刺那般弹出,对着人腹部蹬上一脚,抢过盾掏出珍藏许久的枪瞄准头部射击。却被躲过射中肩膀,感叹那人反应快同时对巷口人开枪人用盾阻挡,扔出连撞晕几人头后回到手中。后边人越渐接近,运盾多挡几发子弹切换左臂使用,卯足劲顺手抛后阻止他前行,一手开枪另手耍刀对警方众人快速逐渐击杀。侧身举枪对准金发人腹部开枪待他挡子弹时前冲跳起,刀尖对向太阳穴。再次对上蓝眸即刻闭眼强迫刀在空中转圈握住刀尖管他三次伤害逼去却被盾挡下。左臂抓住他肩膀强制转身向后推,迅速爬起在背后像着他之前动作还他个过肩摔。按着不让他起身,踢开他的盾跨坐在身上,对上他充满复杂神色眸子。没犹豫。刀柄砸中太阳穴后他再也没所动作。起身扯掉身上他们之前通讯用设备。
太阳晨曦出来逐渐排开黑暗。瞧见街边摩托但有锁摘下自身联络耳机扯出里边铁丝撬开锁。顺带踩上几脚丢入一旁垃圾桶,在笛鸣声中骑着摩托快速离去。
背着身后暖阳,一物体超速往余下阴冷黑暗的方向逐渐消失。空余下耳机于垃圾桶中发出支零破碎电子音:
                            
                             "Finsh the task."

有bug要告诉我呀•v•

[盾冬] Forever

第一次发文?请多多指教?

Bucky视角

叶还未衰。
花先落败。
轻缓下降的花被奔跑时带来的风领起,跟随在后面随即停留在地上任人踩踏。
干燥晴朗的阳光,还有带有满天飘飞的花絮,这美好的季节。
却唯独少一人。
停下脚步,熟悉的场景勾起过往不完整的回忆。同样地点,同样时间,散发着隐约情感但始终忆起一张模糊的脸。
是谁。
风带起一阵寒意,一齐带起了离别的愁绪。混乱的思绪占领大脑,扰乱深处记忆。
不耐烦的抓住飞舞落下的花,紧握住在手心,直至粉碎。
该死的花,一定要砍掉这棵
树。
香味重起来,眼前的参天古树纷飞着更多的花瓣,领着香气在眼前飘过。模糊的记忆被重新钓起,头脑闪过的画面与现实重合。
一切显得如此不真实。
一位男子拥有熟悉的身材,穿白色西装,草地上放着一簇与树上掉落的一样的花,散发着好闻的香气。他伸着手,似乎单膝跪地,原本模糊的脸却看清了他湛蓝的双眸。
“Buck,嫁给我。”
这显得更加不真实。

摇头眼前梦幻破散,一切显露着残旧不堪。方才的美好霎时消散 ,枯黄草地上只剩败烂花蕊,四处弥漫阵阵恶臭。

物非人非。

转身离去,没有必要为烂花枯草追忆回悲,更没必要为莫名场景调动心情。
也许无需忆起那是谁。
没有令人恐惧的洗脑机器就够了。
低头走在开始陌生的街道,望着四处遮挡视线的高大建筑,眼中开始闪过一丝丝惊慌。视线环绕四周试图寻找原本熟悉的标志,徒劳无功。
他妈的。我迷路了。
有一瞬间觉得有视线停留在自己身上,厌烦转过身去寻找那束目光,寻到一副熟悉的湛蓝眼眸,眼眸中闪过一丝温柔。
仿佛是与记忆中那双眼眸相同。
他似乎察觉到我的目光,微微一笑,开始消失在人群里。
“站住!”
情不自禁吼出这句话,他似乎听见了站住轻颤一下便又开始加速前行。
拼命跟在他的后头,仿佛害怕再次跟丢失去。眼前的建筑愈发愈熟悉,再次回到刚才的出发点,要跟的人早已淹没在人群内,无影无踪。
该死。跟丢了。
脑海里莫名闪过一丝感伤。
花絮依旧在头顶上飘过香味依旧扑鼻,好像刚才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遇落花时节,惜无缘逢君。

有人拍我的肩膀,满怀希望的转过身去。映入眼帘却是一张美丽的脸庞。
“nat?”
不是他的。
她轻启双唇,挑起好看的眉头疑惑的看着我“soldier?你忘了要在这任务吗?”
无奈的摇摇头提起嘴角,告诉她我没事。抬头试图寻找刚才的身影,正好对上她的视线,她的眸子仿佛告诉我她知道刚才的事,含着笑意。
“nat?”
语气蕴含着想要她告诉我刚才那人是谁的恳求。
她转移视线带起一丝饱含深意的轻笑,拍拍我的肩头。迈起步伐,擦过肩膀在耳边轻语。
“soldier,我们快迟到了。”
跟上她的伐子,任务点那里集合着许多人。
却好像缺了一人。
“是不是少了个人…蓝色的?”
看到所有人眼中闪过一丝惊奇但很快把这丝情绪掩盖下去。
Sam率先回过神来,提起笑来露出他洁白的牙齿
“没有,你想多了。”
低下头,不太情愿的应和着。
明明…不对,我是怎么记得的。

拿着得心应手的枪,干着熟悉的事,却没想到其中有陷阱。被暗算,如此狼狈。几十个人把我包围,手中
的子弹早已被耗尽。
陷入死局。
瞧见了久违的蓝色,一个身影冲进来破开死局。
管不了这么多。反身揍倒一人抢过枪,精准的射击眼前人的头,溅出血白液体。就犹如血花绽放。
像刚才见到的花一样。
四处张望,寻找蓝色。
无迹。
他消失了,再次的。

惜落花时节,无能再逢君。

“…nat?”
还不等话说完,她轻笑着拿走手中的枪,在我耳旁轻语。
“Bucky,你欠他一句话。”
楞在原地,苦苦绞炸大脑,仿佛这能想起些什么。
但依旧无果。

不知不觉来到面前熟悉的古树,疑惑注视面前的残花枯木,眼前幻妙场景再次重现。和上次不一样的是他手中反射阳光闪耀着的钻戒。
还是熟悉的声音
“buck,嫁给我。”
想起唇回应却无法动弹,像是被人束缚住勒住了嗓门,不许发出任何声响。
幻境碎了,再一次的。
慌张的四处张望,依旧是阵阵恶臭,飘零的依旧是残花败柳。
无助的在四周叫喊,无人回应,无人问津。恐惧缠绕在各处的感官,迫使泪水涌出眼眶,悄声滴落于原本葱绿的草地。
恐惧感压迫身心俱疲,跪在湿漉漉草地上。任凭膝盖铺满肮脏的泥土,任凭污水侵蚀干燥的衣物。
无力的轻启双唇叹出一口气,话语不受控制沉重吐出。
欠下的是一句话;
欠下的是三个字;
欠下的是一辈子。

“我愿意。”

[肉的话以后会写的√]